正文 【761】搜查

作者:起床难 | 发布时间:2019-03-22 23:23 |字数:5417

    夜晚的阴风要更是强劲,尤其是罗酆山山顶的夜风,直吹得北阴中天殿的飞檐翘角上,挂着镀金铜铃左摇右摆下不断的高高扬起,叮当作响不断。

    大殿中烛火摇曳,只有嵌在金柱上的蜈蚣珠中,所散发出的萤光,在阴风中始终纹丝不动。

    酆都大帝把双眼缓缓睁大时,眼底有一丝不可思议的目光一闪而逝。

    “对啊,蹊跷的地方就在于这里。明明这东夷洲已经被九幽国,不要脸的占领了。可这些资金确实还是来自于那边,钱庄那边查到的就是这个结果。”轮转王也在此时,点头着开口说到。

    只是他依旧还跪在那地上,跪的他都膝盖疼了,说完后的轮转王,也微微低垂下头去,呲牙咧嘴间倒吸一口冷气。那膝盖上又麻又痒的奇异感觉升起,朝着他腰肢上慢慢爬去,让轮转王很是不自在。

    “有没有一种可能,这笔资金就是来自于九幽国?”沉思良久的酆都大帝,忽然把双眼眯成一条细缝,举目看向了大殿外时,眼中也有寒芒毕现。顿了顿声,酆都大帝说出了雷轮转王心中所想,但没有说出的话:“九幽国在用金钱收买我们的官鬼鬼将,往我们的衙门和军队之中,安插大批的内线?”。

    话音落地之时,酆都大帝宽袖之中的双拳霍然紧攥,任由指尖深陷在掌心肉中,手心升起的微弱痛感,很快就流遍了全身。

    “臣就是有此怀疑,才不敢隐瞒,如实禀告陛下的。”在殿中飞旋的阴风更劲更烈,衣袍鼓舞猎猎作响的轮转王,重重的点了点头,忍着膝盖上的麻木感,对酆都大帝苦口婆心的道:“这九幽国阴损的招层出不穷,陛下不可不防啊。”。

    别看轮转王现在说的义正言辞,说的好像他是北阴朝最忠心的忠臣,但实则这种事情之所以进入他轮转王的视线,完全是因为他并不是其中得到好处的人。

    什么地段好的鬼铺什么土地肥沃的良田,还有那些面积不小的幽静鬼宅,无一处有记在他轮转王名下的。

    虽说他和收受贿赂的鬼官鬼将,可都是同朝为官的同僚,甚至是同殿为臣。可是轮转王就是见不得他鬼有的,但他却没有。

    这就有了他一怒之下,打着是为北阴朝好的旗号,直接把这事情捅到了酆都大帝的面前。

    当然,轮转王却不敢有所隐瞒也不敢添油加醋,那些行贿所用的资金,确实来自于东夷洲中,那些已经不复存在的鬼国里的钱庄。这就有可能真的是九幽国私下做的小动作,意图在于悄无声息的把内鬼安插到了北阴朝中。

    但轮转王才不管这些呢。他就认准了别人有而他没有的这一点,一定要那些受贿的官员吃点亏。

    只是他的私欲,确实也让酆都大帝感到后脊发亮。

    “受贿名单,受贿后安插了什么鬼到什么职位的名单。”愣了一愣的酆都大帝,对轮转王毅然决然的伸手出去。

    酆都大帝了解轮转王这个阎王,要么不做要么做到事无巨细是轮转王的特点。他既然来说了此事,就一定做好了准备。

    轮转王也没多想,伸手到袖中一番摸索后,掏出了一本厚厚的奏本,双手奉上。

    酆都大帝注视着那比往常见过的诸多奏本,还要厚几分的公文,眼角肌肉一阵猛烈抽搐后,拿起奏本翻看起来。

    翻阅时带起的纸张响动哗啦声,在阴风中回响开来。酆都大帝把那折叠起来的奏本,在自己身前一把拉开,奏本上的白纸黑字顿时浮现他眼前。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连酆都大帝都吓了一跳。这本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职位和安排了什么鬼,进入什么衙门担任什么职务的奏本上,细细一数受贿官员多达三百有余。

    半数以上的官员,还是在北阴朝中担任要职的鬼官鬼将。酆都大帝甚至在名单上,看到了六天神鬼宫中寝殿值宿将军的名字。

    至于被安排到各部门衙门的鬼,记录在奏本上的,也有五六百。

    其中一部分的鬼,还是被安排在北阴朝的要职上。而六天洲各地屯兵重镇中,也有要职被安排给了一些无功无名的鬼民。

    酆都大帝看得惊愕,也看的来气,双手十指用力一握,把奏本两端捏揉成团时,后脊凉气更盛,直冒乱窜让他背上汗毛无不倒竖。

    如果那些通过行贿获得要职的鬼,都是九幽国派来的,那就意味着北阴朝有什么风吹草动,九幽国也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甚至连酆都大帝每日每晚在什么地方就寝,找的是六天神鬼宫中的哪个宫女侍寝,萧石竹也能一清二楚。

    前提是,萧石竹能从黄泉中活着回来。

    不过,酆都大帝却因此怕了,他心底的恐惧油然而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减反增。他怕萧石竹真的活着回来,也怕这名单上行贿来得到要职的鬼,也是九幽国安插到北阴朝的内线。

    他不允许,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是萧石竹回不来了,那内线的事情也是宁杀错,不放过。

    想到此,酆都大帝脸上惊愕神色,被杀气取而代之。他把手中揉的有些不成形的奏本砸在了轮转王的身上,冷冷下令道:“朕授意你暗中查清楚这些受贿的动机,查清楚受贿鬼官鬼将有无二心。一旦查到他们有点点叛变的征兆,无论官职大小,无论功绩和贡献,都杀无赦!”......

    黄泉中土。

    九泉谷以南五六百里开外,几座山势巍峨的山脉屹立在大地之上。峰顶终日云雾缭绕,山中雄伟壮丽的银瀑飞泻,奇花异草,苍松翠柏漫山遍野。

    竹木参天,郁郁葱葱的山坡上虽然有着四季常青的秀丽风景,但却人迹罕至。

    往日这山峦起伏,群峰叠翠山脉之中,险要山势间只有沟大谷深,参天古木和飞瀑幽泉,还有山中生活着的各种兽魂。就连酆都军,都不愿意来这片山脉中转悠,更不愿意把他们的粮道和关隘,修建到这山脉中来。

    原因无他,就是这鬼雾缭绕的山中峰林重叠,溪谷纵横。地形复杂不说,参天古木还遮天蔽日。不用到夜里,这大白天的寂静无声的林子里就昏暗得很。

    且林中草木下,藤蔓后的毒虫毒物也不少。

    酆都鬼兵认为,林中不但容易被敌人伏击,而且容易丧命在毒虫毒物的口下,所以从不涉足其中。

    而近几日,这山林里却是热闹了起来。大批的酆都鬼兵,成群结队的进入了山林中,在林间转来转去,每一块石头都要翻看,每一片草丛都要扒开细瞧。山中洞穴更是绝不放过,无论多深,无论有多少岔道,酆都鬼兵们都要点着火把,进去看看。似乎在找寻搜查着什么?

    漫山遍野的酆都鬼兵,惊得着林中飞禽走兽一哄而散。浓郁的鬼气在林子里徐徐升腾,犹如滚滚黑烟遮天蔽日。

    大约四五天前,有酆都鬼兵在这附近,看到了萧石竹率领黄泉鬼兵窜入了山林之中。而之所以认得萧石竹,是萧石竹身上的玄袍极其显目。

    黄泉之中并没有玄蚕,他身上的衣袍很是显眼。而且近来萧石竹频频发动进攻,每次袭扰和进攻都是身先士卒。加上他身怀玄力过于勇猛,又心狠手辣,每每杀敌都下死手,不杀到浑身殷红决不罢休。

    如此一来,酆都鬼兵不知不觉的养成了一个习惯——千军万马避玄袍。由此,那萧石竹身上的玄袍也很扎眼。

    因此当他带着黄泉鬼兵一窜入这片山林的消息传来时,八王立刻调集了大量的军队把这茫茫森林围了起来,开始一寸一寸地的搜查萧石竹和黄泉鬼兵的踪迹。

    酆都鬼兵在山中连续搜查了几日,也没有发现萧石竹和黄泉鬼兵的身影。但有蛛丝马迹显示,萧石竹是带着黄泉鬼兵,往更深的丛林深山里去而了。

    于是搜查并未停止,酆都鬼兵们随着蛛丝马迹向深山中搜查而去。

    “也不知道,上面发什么疯?”一个鬼兵忽然觉得这无休止的搜查很是无聊,索性把手中长矛一扔,坐在了地上埋怨道:“在这地方找了几天,除了茫茫森林什么都找不到。”。

    说罢,这个酆都鬼兵脸上怒色一起,顺手也拿起了了腰间的酒壶,拔了盖子悠哉悠哉的喝酒起来。

    他身边的其他鬼兵也因此泄气,纷纷席地而坐,把随身携带的酒水取出,自饮起来。

    他们的上司,一个魁梧的千户挥舞着手中鞭子走了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着:“干什么干什么?虽然你们休息的?”。

    话音落地,他就扬起了手中的鞭子,就要抽打那个带头擅自休息的士兵。

    当鞭子扬起,划过他头顶之时,怒目圆睁的酆都鬼兵千户,忽然看到了身前远处山坡上,一块傲立在长满倒挂藤条的参天巨木间的坚硬岩石上,矗立着一个陌生的鬼。

    此鬼身如玉树,玉面上那高挺的鼻梁两边长眉若柳,眉下一双似星辰一般的明眸。就算是在整天蔽日树冠下的昏暗中,还是能清楚的看到,此鬼眉宇之间透着俾睨天下的霸气。

    而且,山风吹动此鬼身上的衣袍,正是一件漆黑泛光的玄袍。

    酆都鬼兵的那个千户猛然一怔,扬起的鞭子停在了头顶上。

    而他注视着的那个鬼,正是萧石竹。此时正在似笑非笑的盯着这个扬起了鞭子的千户,眼中泛起了饶有兴致的目光。

    似乎是期待着,这个千户把鞭子挥下一样。

    “你打啊,有本事你打啊。”地上坐着的鬼兵并未见到萧石竹,见千户停手,居然胆子打了起来,打了不饶人的骂道:“你打不死我我绝不搜查。他 奶奶 的,这活儿谁愿意干谁来干!”。

    “神之子。”愣住的千户,紧盯着一动不动的萧石竹嘀咕一声。

    “什么?”那个得意洋洋的鬼兵脸上也泛起了狐疑。与此同时,千户已挥鞭指向前方,大声喊道:“神之子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