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万类霜天 第一三九一章 三千柱神

作者:帝妖皇 | 发布时间:2019-03-22 21:09 |字数:3172

    山神带着众人一路狂奔,方奇则是缀在山神之后,不急不慢的赶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的山川倒退殆尽,被一条浩瀚江河拦住了去路,那山神这才停了下来,将众人放下,随后对着巨山祭司施了一礼,整个身躯土崩瓦解。

    只见拘山祭司手中结印,一道道古老的符文从虚空中绽放,方奇则是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一个个符文,他乃是古神纹师,对于这一脉自然熟悉,对方施展的速度虽然快,但是却瞒不过他,若是寻常的古神纹师或许还不成,但是他也是巫族,对方施展的道纹都是巫族文字,方奇虽然从未见过,但是从血脉中的感应,他感觉自己似乎认识这些文字,这种冥冥之中的感应很神奇,让他忍不住心情激荡。

    巫族!

    自己终于见到自己的同族了!

    他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想要去追问,但是一直都苦于找不到人解释,此刻他终于找到了巫族人,心中激动无比。

    只见一道道符文飞出,那一条江河骤然裂开,江河的湖水好似被人用力劈开一般,巨大无比的裂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石阶,蜿蜒而下。

    “我们走,回家了。”拘山祭司对着方奇温和的道,越灵秀也微笑着看向方奇,领着他一起下去。

    他们一路上已经对方奇问过了,方奇也都如实回答了,只是方奇将自己的身世修改了,将自己说成了一个孤儿,众人对方奇的身世都感到怜悯,而同时又感到好奇,到底是经过了怎么样的生活,一个孤儿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甚至连他们都需要仰望。

    方奇跟着拘山祭司拾级而下,四周分裂开的海水顿时开始闭合,而下方的石阶也继续向下蜿蜒,方奇众人继续往下走去,这个时候,四周都变得很神奇,四周江水似乎自动分开独立的空间一般,跟随着他们一起向下,而上方裂开的江水则是缓缓合拢。

    巫族的祖地竟然在江水中?

    方奇心中一怔,顿时忍不住对拘山祭司道:

    “巫族的祖地竟然在江水中?”

    “本来不在江水中的,”拘山祭司摇摇头道,脸色也随即变得有些黯然,“但是因为这些年来巫族的日子也不好过,所以族长就决定将巫族的祖地迁走了,将祖地迁入水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方奇本来张口想要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看到了对方黯然的脸色,张开的嘴巴又重新闭上,只能闷声跟在众人身后,江水中一条条鱼儿在游动,就在这个时候,一条细小的如同虾米大小的青鱼跑到了他们的头顶,对着他们嗅了嗅,嘴巴忽然张开,竟然直接一口将他们整个空间都吞了下去。

    方奇心中一惊,但是他也察觉到这一条青鱼没有任何恶意,四周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漆黑散去,四周是一片片辉煌的神庙,一座座高大无比的神山屹立在天地的尽头,神庙之中,一盏盏神灯被点燃,只见这一盏盏神灯绽放出璀璨光辉,神庙之上则是盘坐着一尊尊巨大无比的神明,这些神明有的座下莲花盛放,有的手捏法印,有的手捧神灯,有的侍奉神剑,有的鸟首人身,不一而足,这些灵庞大无比,每一尊灵上都绽放出滔天神威,方奇甚至认为一旦这些灵一起释放神威,真元全开的情况下,自己怕是瞬间就会被湮灭。

    “巫启贤那个老魔头还有宝船上的那个巫族不是跟我说过,巫族是开天辟地以来最为荣耀的种族,也是最为尊贵的种族,但是这种种族难道连一尊神灵都没有,只有这些神灵死后留下来的灵吗?”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灵都是被用来祭祀的。

    难道说,这些巫族是处于凡间的巫族,还有一部分巫族则是处于神界中?

    方奇双眼闪烁,正想开口,却听到拘山祭司笑着道:“我们这一脉巫族,当年因为一些决定,被族人流放至此,我们彻底的和当年的神界巫族断绝了关系,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在这一场动乱之中保存了性命。”

    被神界的巫族流放了?

    这是为什么?

    方奇顿时露出了异色。

    “因为我们和他们的想法产生了分歧,认为他们做的事情是错误的,但是他们当时大部分人都已经状态不太对劲,似乎有些狂热,一个个都看不清眼前的局势。”

    “最终族长决定带着我们这一脉离开下界,而神界的巫族也认为我们这是叛逃,于是将我们流放了,甚至连和神界祖宗的灵沟通的权利也阻止了。”

    “这已经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熟悉,等到你通过了祖宗祠堂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拘山祭司长叹道,“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我们巫族这些年来的地位一落千丈,而今我们只能带着祖地流浪的日子。”

    带着祖地流浪?

    方奇敏锐的捕捉到对方的字眼,他这时候才放映过来,原来那条虾米大的鱼儿就是巫族的祖地!

    也就是说这些巫族被流放到了蛮荒世界,虽然不知道最后怎么样,但是似乎自己村子里的那一脉很有可能就是这里的巫族后来衍变过去的。

    他心中恍然,这鱼儿只有虾米大小,外表看起来更是极为不起眼,每天都跟随着这浩大无比的江水顺流而下,根本不可能被人发现,即便是有人看到了巫族进入了江水中,但是也看不到他们进入这一条鱼儿的口中。

    高明啊。

    方奇心中暗暗赞叹一声,一步步的踏入这瑰丽多姿的祖地,他之前也看过蛲族祖地,但是蛲族的祖地被人为抓碎了一半,巨大的爪痕至今还留存,只有半个星球那么大,和那蛲族祖地一比,巫族的祖地就显得雄浑大气太多了,更加重要的是,方奇跟随着拘山祭司一步步的踏入祖地之中,立刻就看到了那一根根擎天巨柱,巨大无比的柱子上雕刻着一个个龙飞凤舞的雕像,像是一尊尊神人被烙印在石柱之上。

    “哈哈哈,这是我巫族的三千柱巫神!”拘山祭司看着呆呆的看着这石柱的方奇,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