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七十一章 寒山

作者:程砚秋 | 发布时间:2019-03-22 23:55 |字数:5314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升到四级客栈的任务是建五座客栈。

    余生数了数,从进入中荒开始,建立的客栈已经有三座了,正在建的还有一座。

    于是他告诉公孙不吹,“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这样吧,你先建一座客栈,我看看你的眼光。”

    他拍拍公孙不吹,“客栈若建的好,咱们就可以继续合作了。”

    公孙不吹一听建好客栈才开始合作,心里有些着急。

    合作早开始一天,便多赚一份钱,这等千载难逢的良机怎能拖沓?

    公孙不吹挠了挠牛头,忽然想到一个办法。

    “哎,余公子,我们牛记在寒山城有产业,正好有一处用客栈改的店铺,可以送给您,您看怎么样?”公孙不吹不等余生说话,拍胸脯道:“地段绝对好,而且带几处大院子。”

    余生双眼一亮,有现成的更好,他可以快速把客栈系统升到四级了。

    到时候不仅可以到处建客栈,还可以借助客栈系统回到东荒。

    现在城主怀有身孕,回到扬州城,请城主府的那些人来照顾是最稳妥的。

    “行,可以去看看。”余生说。

    “那好,我现在就回寒山城让人好好收拾一下。”公孙不吹高兴的说。

    他深怕余生拖的迟了,继续道:“余公子,你们千万早点儿过来,不然就赶不上看热闹了。”

    余生疑惑,“有什么热闹?”

    “您不知道?”公孙不吹惊讶,“这消息已经传遍了,您来之前我还同老姐姐聊来着。”

    余生真不知道。

    寒山城只是一座小城,不属于四大城,余生自然很少去关注它。

    也怪大悲山的猪神带坏了风气,让大悲山妖怪们习惯在那一亩三分地上待着,以至于消息闭塞,别处的消息很难传进去。

    当初,关于鲛人的消息若不是余生嘱托,猪神压根不会去打听。

    “我真不知道,你快点儿说。”余生催他。

    “寒山城的百姓把新一任城主赶下去了,最近在选新城主呢。”公孙不吹笑着说,“我们商队在寒山城有些生意,正打算去掺和一下。公子若早点去,或许也有机会参与一下。”

    “选城主?”余生觉着稀罕,这年代在中荒还有城主是选出来的?

    公孙不吹见余生迷惑,笑着解释道:“寒山城与别处不同,别看寒山城小,但它是中荒要道。南来北往,东进西出的都要经过这座小城,因此城里的势力也驳杂,城主都是各方博弈和妥协后选出来的。”

    “要道?”余生满意的点头。

    “把客栈选在寒山城非常不错,不吹,你已经让我满意一半了。这选城主也好,我们去参与一下,万一捞一个城主当当呢。”余生笑着说。

    在爱财之外,余生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个官迷。

    捎带着,叶子高,富难他们也是。

    “这敢情好。”富难靠上来,“掌柜的,我富家成为一大家族可就靠你了。”

    “我富家觊觎扬州楚、卜、周、庄四大家族很久了。”富难说。

    “这话你得跟我小姨妈说,小姨妈让你成为五大家族,分分钟的事儿。”余生说。

    “前提是你得有家。”小姨妈说。

    单身的富难站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城主在寒山城不当家,”公孙不吹劝余生打消当城主的念头。

    “寒山城真正话事的是四大妖族,他们背后又有别的势力,当城主既得平衡几家的利益,又得顾得上城内百姓的利益,稍一不慎就得被赶下来。还是当背后操纵他的人舒服。”他说。

    这倒有些麻烦,余生他们最多落一座客栈在寒山城,倒是没多少精力管这么多。

    公孙不吹正是知道余生这些,才劝他别有这念头的。

    “最主要的是听说不夜城的少城主要推人当这城主,当然,您作为东荒王之子是不用怕他的,但咱们是做生意的,以和为贵,不夜城在中荒很有影响力,咱们还是别得罪为好。”公孙不吹说。

    也是因为俩人已经达成了合作,不然公孙不吹才不会说这些弯弯道道。

    “也成吧,本少主懒得搭理他们。”余生表示不蹚浑水。

    “这就对了,做生意么,和气生财。再说以后咱们可能还要同少城主合作呢。听说他买了一头鲛人,手里有不少鲛珠,这东西可是宝贝呀,咱们……”公孙不吹正说着,被余生打断了。

    叶子高他们也把目光投过来。

    “你说什么?那少城主手里有鲛人,还有鲛珠?”余生瞪大了双眼。

    “对呀,还不少呢,听说数他手里的…”公孙不吹说着终于觉出不对,“产,产出最多。”

    他看着余生,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余生拍拍他的肩膀,“公孙老弟,不是我与他过不去,是他与我过不去呀。”

    公孙不吹刚要问为什么,忽然想到,鲛人一直被东荒王庇护,所以很少出现在大荒。

    现在这几个鲛人被卖,身为东荒王之子,当然恼怒非常。

    “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的。”余生拍拍他肩膀,“客栈腾出来就成。”

    说罢,余生领着几个人进入了后厨凭空出现的那道门。

    待他们离开后,公孙不吹给自己一巴掌,“我这张破嘴,提鲛人做什么。”

    说是不拖累他,但到时候客栈是牛记转手给余生的,少城主不迁怒于他就怪了。

    不过,现在公孙不吹已经跳上贼船,而且打死他也不跳下去了。

    他只能祈祷余生胜过少城主。

    这时候小楼里已经没人了,老妇人又领着白狗去茶林里挖茶茸了,当然这次是无毒茶茸。

    公孙不吹这时候悄悄走到门前,探头想要看看这门的神奇之处。

    头刚碰到门,“砰”,公孙不吹被弹回来,狠狠地摔了一跤。

    “邪门”,公孙不吹揉着头离开了。

    不一会儿,门内探出一丑陋之极的狗头,身后还跟着穷奇。

    “你家主子说了,就这门后面有一白狗,当你配偶挺好。”穷奇说。

    狗子立刻跳出来,嗅了嗅,正好闻见桌上只尝了几口的茶茸炒蛋。

    “嗯,挺香。”穷奇跳了上去,刚要尝尝,被下面的狗子吼下来。

    “得,您先尝。”穷奇只能让给狗子。

    狗子尝了一口,滋味不错,很快吞了个一干二净,只留给穷奇一点油星。

    最后,狗子舔了舔嘴唇,刚要去找小白狗,身子忽然摇晃一下,倒在地上。

    “不是,这,这怎么回事?”穷奇被吓一跳。

    狗子千万不能死,狗子一死,他穷奇的命也丢了。

    穷奇摇晃狗子半天,狗子就是醒不过来,直到老妇人领着小白狗进来。

    “你,你们俩是什么妖怪?”老妇人惊问。

    她双眼看不到,一切所见皆源自感受,但对于穷奇这东西,她不曾见过,自然分辨不出来。

    至于狗,她倒是常接触。

    但狗子…

    不能算寻常狗,看小白狗就知道了,见了狗子这副尊容,吓的往老妇人身后钻。

    这还是睡死的,醒过来杀伤力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