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20章 无玄亦玄

作者:短刃 | 发布时间:2019-03-22 19:34 |字数:6406

    随着小青下跪,磕头,唤出了那一句“小青拜见师祖。”原本还在侃侃而谈的老韩头忽然停住了话语,低下头,神情错愕地看向了小青。

    这一刻,温朔心神大震!

    画中老韩头,再如何以玄法保留一缕元神,情感、神态乃至一些对话,再如何逼真,都不存在主观的动能和意识。而小青出现时,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因为老韩头仿若未看见小青似的。

    但当小青跪拜敬称时,老韩头竟然出现了情绪、神态、动作上的变化。

    难不成……

    怎么可能?!

    温朔从盘膝状态,缓缓站立了起来,凝视着老韩头。

    老韩头凝视了小青一会儿之后,抬头看向温朔,微笑着说道:“终于还是等来了这一天,小胖子,师父死而无憾了……只是这幅传至我手已是十七代的画卷,其中玄机不知你是否参透?我未参透,希望你能,如若不行,就留传下去,让他们一代又一代地去参悟,师父曾经说过,代代传承代代言之,画中玄机不难,至简而玄,奥妙所在难以言述。”

    “老韩头!”温朔迈步上前,神情激动。

    小青跪在地上,抬头一脸迷茫地看着父亲,再看看那神情慈祥,和蔼至极的老爷爷,师祖。

    “想必你早已经知道了,为师在画中的形象,不过是依着玄法留下的一丝念想而已。如今,留在这世上最后的这点儿念头,也该走了,胖子,为师该走了……”

    老韩头神情和蔼,流露着满足、欣慰的神情,却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遗憾,端坐在石桌旁的石凳上。

    他的音容笑貌开始一点点,却极快地淡化着。

    “爸,师祖他,他怎么了?”小青赶紧上前伸手触摸,却捞了一空。

    温朔紧皱双眉,眸中含泪,屈指虚空书符,心中默念法咒,口中却以极为平淡、平静的话语说道:“老韩头,既然留下了这一缕念想,就别急着走,你想走,还得经过我的同意啊!”

    逐渐淡化的老韩头,已然很是虚化,再无之前那般真人形象。

    但,他不再淡化

    静静地坐在石桌旁的石凳上,音容笑貌放佛。

    “这只是小青,我的女儿,一缕有了灵慧的阴邪之气,被我抚养长大至今,我还要让她成人。”温朔轻轻叹了口气,道:“老韩头,我的大徒弟你还没见过,二徒弟你也没见过,怎么能,就这般走了呢?”

    说话间,温朔右手高举,掌心向天。

    “天门一线开,玄法自然来;

    三千世界中,吾自秉持外;

    法相未径哀,立心展胸怀……

    老韩头,回来!”

    荧光点点,从凉亭附近的草木之中,从地下,从天空中显现,汇聚,越聚越多,星星点点汇成丝线,涌至老韩头的身形中。

    老韩头的形象开始变得清晰。

    越来越清晰。

    直到如真人一样,音容笑貌,仿若从前。

    温朔微微一笑,起身拉起跪在地上怔怔出神儿的小青,低头满是宠溺地看着女儿的小脸,和蔼道:“青儿,我们走吧。”

    “师祖爷爷他怎么了?”

    “他没事,下次来的时候,他还会在这里等我们,哦对了,他应该是在山路上等着我们的。”

    “哦……”

    恍惚间。

    温朔的元神拉着小青,从画卷中一闪而出。

    站在墙角处,一直都在跃跃欲试着想进画卷中看看,却又忌惮坐在画卷前阖目凝神的“爸爸”。它能清晰地察觉到,此刻的爸爸是最弱的时候,自己可以轻易地钻进他的心中,占据他那副身体。

    但山妖不敢,也不能——姐姐教过它,那是不孝——对父亲有丝毫的伤害,哪怕是在心里有那个念头,都是极为不道德的行为。

    不道德了会怎样?!

    会被姐姐打,会被所有人瞧不起,会骂它不是人,不配为人子女……

    总之后果很严重!

    想要做人,就必须遵守道德。

    除却孝道之外,还有人道,姐姐告诉过它:“为人就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爸爸把你从山里面带了出来,让你有机会做人,让你有机会能够看到这大千世界,能了解更多,知道更多,不再孤苦无依枯燥无比地生活在大山中,让你的生活更加精彩,还让我教你这么多,让你不用再害怕天地之威对你的伤害,这是多大的恩德啦?”

    山妖不懂,但知道很厉害……

    该怎么做?

    姐姐也教它了:“以身相许,这一辈子还不清,就用下辈子再还!”

    灵慧大成的山妖其实成长得非常快,尤其是接触、看到了太多的人间俗事之后,更明晓了许多。所以他即便是发自内心地不情愿拜服、尊敬温朔,但它觉得姐姐说得好有道理。

    这,便是教育的重要性。

    此刻骤然间看到“爸爸”领着姐姐,站在了它的面前,山妖打了个哆嗦,面露惊恐和后怕,心里暗暗暗庆幸:“幸亏听了姐姐的话,控制住了自己那个不道德的坏念头。”

    因为此刻出现在它面前的,温朔的元神,仅是气势就令山妖想到了当初的雷霆之威。

    再者,元神至阳的天罡之威,本就是专克一应邪孽异物!

    妖魔也不例外。

    温朔看了眼山妖,继而把视线落在了书桌后的本体容貌上。

    坐在书桌旁的温朔,也睁开了眼睛,看着牵住小青手的元神,同时微微一笑。

    以往那种诡奇的,令自己几乎要意识分裂的情况,此刻没有出现。

    尽管,脑海中有两种形象、环境在交织着。

    但他却已然能清晰地区分。

    元神看着本体,微笑着想到:“是玄而玄,玄又非玄。”

    本体看着元神,微笑着想到:“有玄则玄,无玄亦玄。”

    “玄也!”

    元神松开了小青,迈步走向本体。

    本体未动,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元神。

    当初在江龙省月影山,元神在机缘之下大成,几个时辰之内,分别两次出窍神游,回归本体时,如流星赶月,刹那而入。

    此刻,元神却是不慌不忙地走过去,与本体重合,坐下。

    两者合一。

    温朔周身泛起淡淡银芒,渐趋回敛,恢复如常。

    “爸!”小青快步跑到温朔身旁,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忍不住充满好奇地问道:“刚才,到底哪一个才是你呀?”说着话,她习惯性地往温朔身上依偎。

    以往,总是会出现些许靠拢进入温朔肌肤内的状况,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但这次,却并未靠进去。

    而是,和父亲元神在一起时那般,竟是触碰到了父亲的衣衫。

    触感清晰。

    小青忍不住“咦?”了一声。

    她满是讶异地看着父亲,不待回答上一个问题,便又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温朔神色慈祥地抬手摸了摸小青的脸颊,道:“之前带你去画里面见师祖的,是爸爸的元神。现在,元神回来了啊,其实都是爸爸,没什么区别,现在爸爸又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以后和爸爸在一起,就不用担心没办法抱住爸爸了,这样好么?”

    “好,太好啦!”小青欢快地拍起小手:“爸爸真棒!”

    “爸爸真棒!”山妖也腆着脸学着小青的模样,小跑过来乐滋滋地拍着小手。

    温朔心里很别扭,但又不好发作,他摆摆手,道:“山妖啊,哦不对,小屁孩……也不行,这个名字不太好听,我想想啊……”稍作迟疑,温朔道:“爸爸给你取名,叫小洪吧。”

    “小红?”山妖歪着脑袋想了想,摇头道:“这,好像是女孩子的名字,青姐说,我是男孩子。”

    啪!

    小青绷着小脸,叉着腰教训道:“爸爸给你起名字,你还嫌弃?就叫小红啦!”

    “哦!”小屁孩赶紧应声。

    “爸爸你别生气啊,小红还小,它有时候不太听话。”小青立刻扭头一脸请求地看着爸爸,为小红求情。

    温朔哭笑不得,道:“是洪水的洪,不是红色的红,算了……换个名字,我想想啊,叫小强?”

    小屁孩一听这个名字,觉得确实很强,于是赶紧点头,又紧张兮兮地看向姐姐。

    小青歪着脑袋想了想,点头道:“嗯,这个名字好,就叫小强吧。”

    “嗯嗯,我也喜欢,好听!”小屁孩这才忙不迭点头。

    温朔微笑道:“小强,自从离开月影山至今,你的表现很好,也学到了很多知识,这一点,你记住要感谢你的姐姐,是你的姐姐,一直不辞辛苦、不嫌麻烦地教你,还带你出去玩儿,为此,她付出了太多的本该属于她自己的时间,用来陪伴你,你要懂得感恩。”

    “嗯嗯,我懂的,姐姐对我最好了,我要一辈子对姐姐好,这辈子还不清姐姐的好,就下辈子还。”小屁孩认真地说道。

    温朔一愣,旋即开怀大笑:“好,好,不错!”

    他终于第一次伸手,摸了摸小屁孩的脑袋,又看向了小青,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欣慰——这闺女,真是随我啊!

    以往,小屁孩可没少羡慕过,姐姐被父亲摸脑门儿。

    虽然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小屁孩就是羡慕,它看得出来,每次爸爸摸姐姐脑门儿、头发时,姐姐都会眯起眼很幸福的样子。他就会忍不住想着,哪天,能摸一下我的头?

    现在父亲终于摸它的脑袋了……

    似乎没什么感觉。

    但,确实很舒服,心里很暖。

    小屁孩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现在的感受,但从来不知暖意为何的它,第一次知道了温暖,原来真的很好。

    这,就是姐姐常说的,亲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