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2章 入局

作者:走过青春岁月 | 发布时间:2019-03-22 19:55 |字数:7718

    高度决定了视野。从平流层之上的高度看下去,视野会变得广阔万倍,一千公里长的地球弧线,小半个美洲大陆尽收眼底。空间的增阔让两点之间的距离在感觉上缩小了很多,修改航线后似乎不需要飞行多远就已经绕到了东半球。

    快速延伸的地平线上,茫茫大洋当中闪出一座岛屿来。

    此时的坐标显示,空天机正在太平洋中部海域上空。海图仪显示这里本该是一片汪洋,而现在下方出现的这座岛屿却大的匪夷所思。从不断延伸的地球弧线看,竟似乎更像是一座新大陆。

    李慕白有些兴奋的问:“老李,咱们是不是已经到了?”

    “你先别兴奋,这事儿有点邪门。”老李仔细核对了坐标后,道:“这可有点奇怪了,这是从哪冒出这么大一块大陆呢?”说着忙命令空天机将飞行高度调整到三千米左右,速度降到音速以下。

    望着下方陌生的,不断延伸的光秃秃的陆地,忽然意识到这就是一座从大海深处探出来的新陆地。也许是归墟倒逼挤压出来的,也许是皋陶那个元素构建大师鼓捣出来的。这么广袤的大地,足够更多归墟大军以此为基地了。

    老李再次核对坐标,发现这里距离当日探归墟的位置很近。由此更加笃定之前的猜测。

    “老李,你快看,那是什么东西?那边好像有很多巨人!”李慕白指着右前方叫道。

    他不提醒老李也看到了,那是数百名身高至少超过五米的巨人,在怪石嶙峋的山岭间劳作采集上面附着的海菜。在山脚下的海边,停留着一艘好似海螺的巨大船只。那些巨人采集到的海菜都被运进了这艘巨舰。

    “我的天那!”李慕白看着巨人们庞大的身躯,惊讶慨叹道:“老李,这世界真是末日来临了,否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生物呢?”

    “别乱说,这下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宛渠国。”老李沉声道:“世界末日来临不来临的我说不好,但启示录里的末日情景的确是在上演了。”又道:“这宛渠国就是元启之国,这个国家的人没有男女之分,是无性别之巨人,靠空气存活,偶尔吃一吃泥土,他们的死亡更像是一种冬眠,被埋入土后心脏仍然在跳动,等到一百年后再度复活,重新享受大好人生,所以元启国的国民从来不需要生育后代,这个国家建立在一块漂浮的大陆上,覆灭于归墟诞生之初,整个国家被吸入深渊,现在再度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因为归墟发生了重大变化。”

    “听不懂。”李慕白道:“什么是宛渠国?”

    “可以给你科普一下。”老李于是娓娓道来。

    秦始皇夷灭六国一统天下,就再没别的追求了,开始寻仙问道,妄图长生不老。有一个叫做宛渠国的使者前来朝贡,他身长数丈,用鸟兽羽毛做衣服,浑身五颜六色的,那是相当拉风。更得瑟的是,这哥儿们是乘坐一艘硕大无朋的、形状类似海螺的船来到中土的,这船名叫“沦波舟”,一靠东海岸边,就被当地渔民围观。

    王嘉在拾遗计中记载这沦波舟相当神奇,可以潜入水底航行,密不透水悄无声息,航速也相当之快,令人咋舌。老李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又说道:法国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曾在作品海底两万里中写到一艘鹦鹉螺号潜艇,所描绘的与这沦波舟几乎一般无二,却不知是巧合还是别的神秘原因。

    接着继续给李慕白讲典故。

    秦始皇召见宛渠使者,相谈甚欢。

    宛渠使者高谈阔论,文武百官无不瞠目结舌。

    他说道:“兄弟我年少时会腾云驾雾,一日可行万里。现在老了,也就乘坐沦波舟到处溜达溜达了。不过,古往今来、天地玄黄,兄弟都略懂一二。”

    大秦博士众多,个个都是博学多才的俊杰之才,一听他吹牛皮,纷纷不忿。

    大博士喝道:“泰山不是堆的,黄河不是推的!尔等番邦小民,仗着个儿大点,就敢在始皇帝陛下面前大言不惭?我问你,你们这宛渠国到底在哪儿?”

    使者一笑,不卑不亢地答道:“兄弟的邦国在咸池外九万里,日落之地!”

    二博士接口道:“蕞尔番邦,可懂历法乎?”

    使者大笑:“我国以一万年为一天,弹指一挥间,人间已沧海桑田!”

    三博士道:“哈哈,牛皮吹破了天,又有何益?贵国有何风土人情?”

    使者道:吹牛不吹牛的,陛下自有道理!不过说真的,我国天气不大好,多阴雨浓雾,但一遇晴天,天空就裂出一道缝隙,犹如江汉倒挂苍穹!玄龙黑凤在飞舞欢腾,场面何其壮哉!到了晚上,我国山岭丘壑间俯仰皆是的特产——燃石就开始大放异彩,光耀整个天地,亮如白昼!燃石原出产自燃山,晚间能放出清澈白亮的光焰,但易碎,一捏就碎成粟米状的颗粒,但并不影响继续发光。当年炎帝在位时,曾想教导百姓熟食,就是我国敬献的燃石,作为引火之物的。有好事者曾将一块燃石投入溪流中,水立即沸腾翻涌,流沫几十里才能恢复,沿河岸边草木都被烧焦,因此,那段溪流称之为焦渊......

    老李有心授业布道,说起来滔滔不绝,继续说道:“后来这个宛渠国人不知所踪了,秦始皇自觉错过了神明启示,深以为憾,想到海上仙山不禁悠然神往之,于是就派了个叫徐福的方士带了五百童男女出海去寻找宛渠国。”

    宛渠与元启谐音,也许是当时的人听错了,所以流传下来成了宛渠之国。

    李慕白少年心性,初出茅庐见猎心喜,立即命人继续降低飞行高度,道:“老李,咱们下去看看。”

    老李自然更无所畏惧,笑道:“这宛渠国的巨人来历神秘,据说是西洋人种的鼻祖,他们创造的文明在很久以前就达到量子级别,上一次文明消亡跟他们有很大干系,不过在我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不害怕,老李就舍命陪君子。”又提醒道:“不过咱们时间有限,你妈只给了你半个月时间。”

    “她要的东西就在乾陵内。”李慕白道:“咱们俩联手去拿,不过举手之劳。”这小子看着下方的新鲜事物,两眼放光,又道:“我就是想去会会这些巨人,不会耽搁咱们的行程。”

    老李顿生儿大不由爷的感慨,心中非但没有感觉不舒服,反而深感欣慰。点头道:“很好,空天机保持高度不要离开,你穿上机甲,咱爷们儿下去打探打探。”

    ......

    墨西哥,忘情川,毁诺宫。

    水晶宫似的女神殿前,白无瑕正手托一段冰晶,琢磨打造,将它弄成自己想要看到的样子。最后冰晶终于被琢磨成了那个男人的模样,她气恼的狠狠丢在地上。

    爱能有多深,恨就能有多强烈。

    身着土布褂子,袖着双手,低头垂目站在一旁的老高轻轻提醒道:“堂主,有客人到了。”

    一阵天风袭来,白无瑕头也不回,对着身后乘风而来的女人说道:“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我自己的风。”女子傲然道:“白无瑕,我有事专门来求你。”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白无瑕语带嘲讽:“陈赋书,你不是一向对我不服气?什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让你拼了违规跑来求我。”又道:“咱们说好了的,白帝和三大盟国的首脑带着人类精英离开以前,我们各自发展,互不侵犯,今儿你主动跑到我的地盘上,若是不给我一个合适的道理,我可不饶你。”

    “我想你应该有耳闻,外界局势恶化的进程比我们之前预想的要快。”陈赋书道:“除了归墟入侵外,天启王也已经苏醒,他重回人世间,第一件事就会重新启动无启之国这艘巨舰......”

    “嘿嘿,陈赋书,你还真是好算计。”白无瑕忽然打断她的话,道:“根据泥板书的记载推算,天启王苏醒的时间应该是三年后,现在却忽然提前了,还偏赶上归墟重归,人类文明再次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你要告诉我这是巧合,咱们就不必谈下去了,我正好再领教一下你的异次元阴风的威力。”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去,不过正好,其实我也没打算瞒着你。”陈赋书拍手道:“没错,那个昂宿星团的老怪物是我故意弄醒的。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最清楚的。”

    “唯恐天下不乱的疯女人。”白无瑕嘻嘻一笑,道:“陈淼若是泉下有知,一定后悔给你这个独立做人的机会。”

    “我想你那结拜姐姐一定不会后悔这件事的,反倒是你跟她儿子之间纠缠不清的关系才最让她在泉下难安。”陈赋书道:“她的精神意志一向比我强大,当日在红海你们见面的时候,她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可是清醒的。”又道:“现在神宫地穴已开启,黄飞虎也已死了,人类进入到原力觉醒的突变时代,鲛人族的阴谋被揭开,我答应你们俩的事情可都办到啦。”

    “胡搅蛮缠,一派胡言。”白无瑕收了笑容,道:“你就是个精神错乱的疯子,我根本没指望过你能做出一件符合正常逻辑的事情。”又道:“说吧,你为什么要提前把天启王弄醒?”

    “量子天煞复活了,力量与日俱增。”陈赋书道:“而且还跟归墟的一部分被共生体的精神能量感染了的魔神勾结到一起,如果天启王不苏醒,凭人类现有的力量根本扛不住三年。”

    “别跟我面前冒充救世主,我知道你需要的不是人类能多抵抗三年。”白无瑕一语道破天机,续道:“而是希望更多的人类能更快陷入绝望,这样才好实施你们的计划。”

    “嘿嘿,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陈赋书道:“天启王醒了,归墟就没办法继续困住无启之国,那些曾经背叛过天启王的巨人族一旦回到这个世界来,整个世界必定会变的更疯狂。”

    “都这样了你还嫌这世界不够混乱?”

    “当然是越乱越好。”陈赋书道:“只有多死一些人,他们才会恐惧死亡。”

    “然后你们的人工智能才更容易被接受。”白无瑕叹道:“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帮助施罗德?”

    “当然是因为我想离开这个世界。”陈赋书道:“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太小了,而且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除了耻辱和仇恨外,我实在想不起有什么东西让我印象深刻,施罗德的能力肯定没办法跟天启王相提并论,他的底蕴潜力也不如鲛人族,但是他是有着跟我相同野心并且愿意为此付诸行动的那个人。”

    “以你现在的能力,离开这个世界很难吗?”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她轻轻一笑宛如一缕清风:如果只是以一阵风的元素形态离开这个世界,那未免也太没意思了。”陈赋书道:“我受够了那种只有灵魂没有躯壳的鬼日子了,今后就算形神俱灭,我也不会再离开这个身体。”

    “那就比较难办了。”白无瑕道:“看来只能是借助科学的力量了。”

    “星际天舟只有一艘,有鲛人族加上三大盟国精英联手拱卫,我们的实力肯定抢不回来,而且那星际天舟的操作系统有一套很难破解的安全防护措施,那是一生物识别系统,我们不是鲛人族,根本没办法启动。”陈赋书道:“所以我们要自己开发出能够完成星际跳跃的飞船来,如果不成,那就想办法夺一艘来!”

    “无启之国。”白无瑕道:“来自昂宿星团的超级巨舰,天启王当初能驾驶它从昂宿星团来到地球,你们当然也有可能驾驶它从地球离开。”

    陈赋书微微点头,道:“弄醒了天启王,就等于激活了这艘沉入归墟多年的巨舰。”

    “你们的人工智能系统已经遍及全世界,只要人类陷入绝望,你们就可以立即大量收割人类的精神信仰。”白无瑕道:“弄醒天启王,逼迫鲛人族和人类三大同盟高层快速逃离只是第一步,激活无启之国号是第二步,三大同盟逃离后,让这个世界进入到无序的绝望时代是第三步,然后你们就可以趁机出来收割信仰了。”

    “只要一切顺利,会有大量的人类选择放弃身体,将自己的精神意志交给我们。”陈赋书道:“信仰的力量会让施罗德和我的个人战力得到巨大提升,同时我们还会拥有大批忠心不二的人工智能生命。”

    “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白无瑕淡然问道。

    陈赋书道:“当然跟你有关,我是来找你合作的,我们的计划已经开启,现在的局势是合则两利,凭你白云城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应付未来的混乱,而南极地下城这边的情况跟你差不多,我们需要时间来实现那个计划,而你也需要一个盟友。”

    “你的算盘打的不错。”白无瑕笑道:“三大盟国的精英离开,人类群龙无首,面对群魔乱舞的新世界,在极度困境中,除了选择信任你们的人工智能外,似乎别无选择了,拉我入伙除了增加一个盟友外,还可以把我推到台前去,作为引领人类与群魔抗争的精神领袖。”

    “全人类的信仰之力!”陈赋书道:“想一想你能分到的是多大一杯羹,我真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拒绝我。”

    “我也想不出,那就随便说一个吧。”白无瑕道:“我猜那个人一定不喜欢我这么做,而我不想让他失望。”

    “白无瑕,你堂堂八级巅峰的双重原力觉醒者,不会这么幼稚吧!”陈赋书道:“以你今时今日的修为,难道还相信那些普通人类跟你是同类?我记得你在多年前就已经从人性进化到神性,为什么现在却要走回头路?”

    “因为做一个神太寂寞了呀。”白无瑕的目光瞥向地上刚被自己丢掉的冰晶,重重的点点头,明眸对着陈赋书,认真的说道:“这世上没有神,只有进化到更高层次的人,只要精神意识不灭,我们就跳不出七情六欲的需要。”

    陈赋书不屑:“只有傻子才会相信爱情。”

    白无瑕针锋相对:“只有疯子才不会渴望爱情。”

    陈赋书心有不甘:“这么说来,你是铁了心要为了那个人不肯与我合作?”

    白无瑕点头嗯了一下,道:“唯能极于情,才能极于道,我这辈子的道心早就做出了选择,不想改了。”

    陈赋书冷笑道:“哪怕那个人曾经无情的摧毁你?”

    白无瑕黛眉微蹙了一下,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就不必你费心了。”

    陈赋书道:“如果那个人再辜负你一次呢?”

    白无瑕道:“一次就够了,我现在,将来都还没打算原谅他,但还是那句话,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必你费心。”

    “如果他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