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0章 原始山来人!

作者:九鹞 | 发布时间:2019-03-22 22:52 |字数:4607

    “苏冥兄弟!”

    看见苏冥此刻的惨状,穆云峰当即心中大急,眨眼间就冲到了苏冥身旁,想要替苏冥承担一部分的气势压力!

    噗!

    不过穆云峰刚出现在苏冥身旁,当即被一道更加恐怖的气势压在身上,顿时感觉到喉咙一甜,随即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全身一时间动弹不得,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苏冥身上出现越来越多的伤口!

    “小子,你还不屈服吗?”

    拓跋轻尘一脸戏谑地盯着苏冥问道。

    苏冥闻言,当即抬头看向拓跋轻尘,眼中满是坚毅之色,一句话也没有说!

    虽然浑身越来越痛,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身体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崩溃,但是苏冥依然咬着牙,不让自己跪下去!

    他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这是男人的气节,骨气,即便是死,也不能够丢!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去死吧,哈哈哈哈哈哈!”

    看见苏冥如此执拗,拓跋轻尘当即狂笑一声,随即只见拓跋轻尘右手再次一挥,一道更加恐怖的气势,当即对着苏冥的身体镇压而去!

    蓬蓬蓬蓬蓬蓬......

    这道气势刚一出现,周围的空间顿时疯狂炸裂起来,看起来非常的可怕!

    这一道气势一旦临身,以苏冥如今的力量,绝对不能够与之抗衡,眨眼间就会被轰杀成一片碎渣!

    不过苏冥依然挺直脊梁,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为之屈服!

    即便那个东西,是人人畏惧的死亡!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那一道带着死亡气息的可怕气势,就出现在了苏冥身旁,下一刻就会直接将苏冥击杀当场!

    “苏公子!”

    雷灿儿尖叫一声,直接朝着苏冥扑了过去!

    这件事因她而起,所以即便是死,她也要陪苏冥一起死!

    否则。

    她会内疚自责一辈子!

    而就在雷灿儿身体刚一动弹之时,一道无形力量当即将雷灿儿笼罩,令得雷灿儿再也不能够前进分毫,只能够一脸不甘地盯着苏冥。

    而就在现场众人以为苏冥必死之时!

    陡然!

    轰!

    天穹之上异变陡生,一道可怕虚空裂缝,毫无预兆地弥漫而出,随即一道黄影无声无息地从虚空裂缝内走了出来。

    紧接着。

    一道充满无穷威严的雷霆之音,直接在现场众人耳旁响彻而起——

    “这个少年乃是原始山的贵人,谁也不允许对他有任何伤害,你一个内院弟子好大的胆子,竟然妄图杀害原始山的贵人!”

    这道声音,宛若神灵在宣读神旨,给人一种尊贵无比,高高在上的意味!

    原始山!

    现场众人闻言,一个个当即浑身一震,抬头死死盯着苍穹之上那一道黄影,眼中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

    对于苍梧圣地的弟子来说,原始山乃是一个禁忌存在,谁也不敢对原始山不敬,否则必将面对无法想象的灾难!

    即便是苍梧圣地高高在上的圣主,面对原始山也不敢有丝毫逾礼之处!

    “来人是原始山的人?!”

    拓跋轻尘闻言,当即浑身一颤,眼中顿时全部被恐惧之色笼罩!

    一时间!

    所有人都盯着那一道黄影,一时间全部呆若木鸡!

    下一刻!

    嗖!

    在现场众人的视线中,那一道黄影宛若化为一道闪电,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苏冥身旁!

    蓬!

    那道黄影右手一挥,那一道令得苏冥无法抗衡的可怕气势,竟然直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快!

    黄影周围的光芒消失,一个身穿黄衣,身材高瘦的少年,就那样静静地出现在现场众人的视线中。

    “贵客,你没事吧?”

    黄衣少年将手抵在苏冥前胸,一道极为温和的力量,当即在苏冥体内游走起来,眨眼间就将苏冥浑身的伤势治疗好了!

    这种手段,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多谢,我好多了。”

    苏冥对着黄衣少年道谢。

    “没事就好,如果你出现了什么意味,老祖宗肯定会责备我办事不利,罚我去原始山那个鬼地方面壁思过。”

    黄衣少年笑着道。

    下一刻。

    黄衣少年转过头,直接看向不远处的拓跋轻尘,眼中陡然有一道冷芒弥漫而出,令得周围温度骤降:“拓跋轻尘,你身为内院弟子,竟然欺负一个杂院弟子,你难道就不感觉到脸上发烫吗?”

    “我...”

    拓跋轻尘下意识就想要开口给自己找借口。

    不过拓跋轻尘刚一出口,顿时被黄衣少年直接打断:“你也不要替自己找什么借口了,你欺负外院弟子,杂院弟子,我都不会管,不过你欺负的这个少年,乃是我们原始山的贵客,你如果不给我一个说法,这件事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过去的,相信你也知道,我们原始山想要对付什么人,在这苍梧圣地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替你撑腰。”

    黄衣少年的声音不大,但声音中却透出一股强大无匹的自信!

    虽然黄衣少年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狂妄,可是周围众人,包括拓跋轻尘在内,谁也没有感觉到黄衣少年的话显得狂妄。

    如果黄衣少年真是原始山的人,那么他说的话就是再有理不过了!

    在苍梧圣地中,的确没有人胆敢招惹原始山的人!

    “你说你是原始山的人,你有什么凭据吗?”

    拓跋轻尘眼珠子一转,突然目光灼灼地盯着黄衣少年。

    黄衣少年一口一个原始山,可是自始至终,都是黄衣少年自言自语,无人能够确认真假。

    在这苍梧圣地中,原始山虽然声威在外,但是原始山的人却甚少出现在普通弟子的视线中,所以也就没有多少人知道谁是原始山的人。

    如果不是拓跋轻尘感觉眼前这个黄衣少年实力高深莫测,拓跋轻尘才不会多此一举,直接就会对黄衣少年出手了!

    果然。

    拓跋轻尘话音一出,周围众人当即齐齐看向黄衣少年,眼中满是审视之意!

    很显然。

    他们也都怀疑黄衣少年的真正身份!

    这种事。

    可不能够单凭黄衣少年一口之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