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4章 非帝王不可为之

作者:后方高能 | 发布时间:2019-03-16 14:47 |字数:5477

    吴畏的话让几位大师都是一惊,这小子还越说越靠谱了!

    秦六爷和贾大光可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昨天这小子就问过了,杨贵妃的画为什么会流落到国外去了,今天就遇见了这幅画,这应该更是鉴定不错了。

    果然,吴畏紧接着就说道:“我国唐代著名的画家都是讲究浓墨淡彩,意境为主,很少有这么华丽的,而且线条也是这么工整的,这不是我国画家的风格,倒是东瀛的一些画家往往采取这种手法,以线条和色彩、华丽为主。”

    大家也都有些吃惊了,难道说这幅杨贵妃还是东瀛画家的作品?

    “当时东瀛的画都是以别国输入为主,他们并没有自己的特定画法。”吴畏接着说道:“最著名的要说大和绘了,这幅画应该就是著名大画家大和绘临摹的一幅画,加入了一些特定的元素,成就了这幅画。”

    这下几位大师是彻底的傻眼了,吴畏说的一点儿不错,连国外的画家他也知道,那可真的输了啊!

    “大和绘虽然是临摹的,但是加入了当时他们国家的一些流行元素,况且画法也是别具一格的。”吴畏紧接着就说道:“同时大和绘也是和东瀛文化的复兴和衰落有关,还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大画家,存世作品也不多。”

    大师们彻底的傻眼了,下面的观众也看出来了,都纷纷小声议论起来,这位年轻的大师果然是厉害,一些知道吴畏的也就给其他人讲了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呢。

    “鉴于以上这些情况,本大师给价两个亿。”吴畏扫视了几位大师一眼,这才问道:“对于本大师的讲解和鉴定,几位大师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这些大师被问得面面相觑,不仅仅是讲解的到位,而且给的价格也合理,还真没有什么好说的。

    “行,这次你也鉴定准确!”马龙忍不住说道:“小崽子,你有什么宝贝也尽管拿出来,本大师也亲自给你鉴定一下。”

    这个家伙认为吴畏也不会再有什么宝贝了,这次轮到自己露脸了。

    “本大师的宝贝随便拿出来一件就够你们商量的了。”吴畏嘿嘿笑着说道:“那么就给你们看一见,你们尽管商量。”

    吴畏紧接着就在邢兴道的手中拿出一幅画挂在展架上,自己也退了回来。

    马龙立即就走了上来,仔细看了起来。

    大家也都看着大屏幕呢,一看都有些晕了,这幅画更是有些奇怪了,是一幅人物画,上面画的是一位仙人,非常传神,况且还有一首诗,书法也是非常不错的,这是下面没有落款,这是谁的画啊?

    此时岳万耽和陈醉更是有些晕了,这幅画也见过的,就是那个老头的那幅画,谁也认不出来,这小崽子认出来了,当时就送给他的,今天也拿了出来。

    两个人刚才就说出了吴畏的话,结果齐楚世被驳斥得一无是处,此时还说不说了啊?齐楚世刚才还埋怨两个人胡说呢!

    台上的马龙一看就有些晕了,这幅画确实不错,也应该是名家之作,可是这没有个名字,哪里能猜得出来啊?

    看年代上应该是唐宋期间的,可是这个时候的大画家太多了!

    “马龙大师,您就别装了,你没有本大师那两下子,还是回去商量一下的好。”吴畏嘿嘿笑着说道:“免得说出来丢人,还等什么呢?”

    马龙是装着出来的,刚才也夸下了海口,此时更是有些脸红脖子粗的,不回去也是不行了,自己不能确定啊!

    马龙往回走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些人中也有一部分是外行,不知道这幅画的难鉴定之处,还认为这些大师确实什么都不是呢,吴畏可是一个人当即就说,他们总是要商量,商量过后还不行呢,这不就是水平差得很多吗?

    这边的葛菁也实在是忍不住了,拉住了江曼的小手,咯咯笑着说道:“小妹,这幅画这小子也是胡说的,当时他就说是宋徽宗赵佶画的唐代魏征宰相。”

    “是吗?”江曼也不知道呢,此时忍不住问道:“你知道这是谁的画吗?”

    葛菁自然是知道的,当时鉴定的时候葛菁也在呢,就小声给江曼大美女说了起来,这幅画根本就不是赵佶画的。

    吴畏此时也回来了,在一旁嘿嘿笑着说道:“你们别着急,看着好了,弄不好他们一会儿还是要按照我说的来说呢,这幅画的出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师父都是年轻时候偶然间看到的,别说他们了。”

    两个大美女顿时就咯咯笑了起来。

    葛菁还忍不住小声说道:“你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去胡说啊?”

    “当时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吴畏自己也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他们说我不知道,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谁说出来了就是谁的,我能不乱说吗?”

    两位美女更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旁边的郭思义此时也笑着说道:“老弟,你的鉴定水平真是了不得,得到了秦六爷和贾老的真传啊!”

    “对付他们还够用,其实也不行!”吴畏和郭思义没有什么好吹的,嘿嘿笑着说道:“有的时候很厉害,有时候也是蒙的。”

    这下大家都笑了起来,别管是不是蒙的,今天可是一路赢下来了啊!

    那边的十几位大师可是晕了,还是不知道这是谁的画,看起来也是非常不错的,这次也不能再胡说了,要是再说错了,那在鉴定上一定是输了,即便是后面的一件宝贝吴畏鉴定不出来,他们也是输了。

    岳万耽和陈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微微摇了摇头,认为还是暂时不说的好,万一要是弄错了,一会儿又要被埋怨了。

    吴畏这边可是不给他们磨蹭的机会了,立即就高声说道:“你们还行不行了?也不能见到一个宝贝就开起会来没完啊?前几次哪次不是一天啊?今天可是晚上才来的,你们要弄到明天早上啊?”

    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这些大师们更是着急了。

    “服务员!”吴畏也故意喊了起来:“过来一下,把菜热一下,被他们磨蹭得没有一道菜是热乎的了!”

    服务员也是立即过来,把能热的都端了下去,顾客提出来了,这些人都是有钱人,一定要满足人家顾客的要求啊!

    大家更是被逗得不行了,纷纷都哈哈大笑起来,这小子也太有意思了。

    眼看着吴畏弄一些热闹事儿来羞辱他们,这些大师也是急得满脸通红,偏偏还不知道这是谁的作品。

    岳万耽也是忍不住了,小声说道:“各位,这幅画我还看到过。”

    大家也是晕了,都纷纷看着岳万耽。

    “说起来也是在都城的那个展会上,你们都没回去,所以也不知道。”岳万耽小声说道:“我说出来不管对错,大家都别埋怨我,也不一定就准的,还是这小崽子说的。”

    “不埋怨你!”马龙是这次上来鉴定的,都急得不行了,连忙就说道:“你给我们说一说,这小崽子是怎么说的?”

    岳万耽也就把这幅画的来历给大家说了起来。

    展会上的那个老头看起来也不是凡人,谁也认不出来,人家才说有认识的就白送,这小子果然是认识的,那老头也就把这幅画白送给他了。

    至于他说的,那也是宋徽宗赵佶的一幅画,画的唐代的魏征宰相。

    这才有了上面的那首诗,不向人间为冢宰,却归地府做阎罗,这句诗说的是魏征去当了阎罗王。

    这些大师听了也是有些晕的,魏征的传说大家当然都知道的,就是一个宰相,还日管阳夜管阴的,曾经梦中斩龙,虽然是传说吧,也是都有的。

    再看这幅画也是唐宋之间的一幅画,还真的对上了。

    岳万耽此时就说道:“这次我猜测这小子也不是乱说的,那个老头我也眼熟,应该是都城的一位鉴定大师,要是这小崽子说的不对的话,那老头也不会把画给他的。”

    “我看也差不多的。”马龙看了看魏懋说道:“这首诗和这幅画的意境也能对得上,年代上也差不多,总不能还是他胡说的吧?”

    魏懋也是无奈了,大家真的都不知道,也就点头说道:“那你就按照他说的来讲解,我看也是差不多的,这幅画既然是赵佶的画,那也应该是上亿了,赵佶毕竟是皇帝呢。”

    大家对于这个价格也是没有异议的,赵佶的画也是非常值钱的。

    都商量妥当之后,马龙才迈着方步很有信心地走了上来。

    “你就别装了!”吴畏立即就逗了起来:“商量了一个多小时,菜都凉了,还装什么啊?给大家讲解一下好了。”

    “哼!”马龙撇着大嘴说道:“你别管时间是不是长了一些,鉴定准了就行!”

    “对,鉴定准了就行!”吴畏嘿嘿笑着说道:“这幅画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尽快讲了,一会儿进行下一轮。”

    这话就是在诱导这个家伙呢,毕竟那天自己讲解的时候岳万耽和陈醉都在呢,不管是不是准的,现在先当成真的说好了。

    果然,马龙看吴畏这么说就回头看了那边的十几个大师一眼,露出了笑容。

    这边的大师也认为能扳回来一局,还都是非常高兴的。

    “这幅画是宋代的一幅画。”马龙开始说了:“从字面上和画面上来看,这幅画也是名家之作,非常生动传神,而且颇具威势,非帝王不可为之。”

    吴畏等人顿时都在心里笑了起来,一句话就说错了,这不是要按照自己胡说的来吗?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文同根本就不是皇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