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我要走,谁敢拦?

作者:清心望月 | 发布时间:2019-03-22 22:19 |字数:3791

    呃?

    我这是弄宫吉那小子好呢,还是去拦那矮子好呢?

    司马福南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去拦截吴帆,他那个大铁锤是真可能会把司马王才给锤死的。

    也幸亏司马福南的及时赶来,司马王才险险避开了屁股被锤开花的危险。

    “玛德!这个矮子!南叔,给我杀了他!”司马王才在几名手下的拥护下,狼狈躲闪到一边,心有余悸地大喊道。

    “绿毛怪你再骂一句?今天我便是拼了命,也要把你锤死!喝!滚开!老东西你够了!我只是在树上休息,你们打扰我在先,还在处处逼人,过分了!你们的对手是宫吉,不敢动他,拿我来出气,算什么玩意?你们要战!那我便战!”

    吴帆其实是憋着一肚子的气,他真只是路过来看戏的,压根就没打算掺和宫吉与这些人的恩怨。可他藏身的那棵树被摇晃,挂在树上的铁锤掉落,不小心砸死了个傻逼,这真的是巧合。

    当藏身位置暴露后,被司马福南扔石头砸落地,还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吴帆这哪能忍啊?新仇加旧恨,除了战斗,没有什么选择!更是恼火的是,那个绿帽怪张口闭口地叫吴帆矮子,这是戳到了吴帆的痛处。可也不管对方是谁,都是照锤不误!

    “哼!我家三少就骂你两句又怎么样?你是矮子,这本就是事实!就你那两板斧,有什么资格在这嚣张?滚!”

    司马福南紧盯着吴帆,不再给他靠近司马王才的机会,精准地躲闪开吴帆他铁锤挥动的轨迹,拳脚的攻势逐渐在提升中!突然看见到了机会,在吴帆的防御漏洞中出拳,一拳锤中吴帆的胸口!

    咕噜!

    吴帆翻滚出数米,司马福南快步跟进,攻势不能停,不给吴帆有喘息的机会。

    “啊……老东西,你死定了!这是你逼我的!说只会两招?那你错了,我还会一招。但是这一招,我向来是不会轻易对男人使用!你很幸运,你将会是第一个见识我这一招的男人!”

    挨了一的吴帆,借势一滚,将他的那个金刚魔法皂收回来,心稍安不少!司马福南拳头的力量还真不小,打得吴帆隐隐有想吐血的冲动。

    “你还能有什么招?直管使出来吧!”

    司马福南冷笑,不管吴帆他还有什么招式,他都可以完美接下的!

    不过吴帆说这是什么第一个男人身上使用,这让司马福南听了之后感觉这话怪怪的。难道不成,这吴帆他要用对付女人的招式来对付我?

    真别说,吴帆的这番话还真是挺吊人胃口的,连宫吉也不禁停下吃小龙虾的举动,好奇地看着吴帆,想看一看吴帆他所说的招式到底是什么。

    英勇冲锋!

    就在这个时候,吴帆突然化作一道残影,朝着司马福南冲去。

    这不但突然,更重要的还是快!非常的快!

    司马福南毫无防备,事实上即使是有提防,也不一定有把握躲闪得开!

    司马福南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着倒退,刹都刹不住!

    砰!这样被推着,后背撞到了旁边的树干上才停止!强大的反震力量,震得司马福南脑壳晕晕的,只想着这又是什么怪招?

    噗!

    “咳咳……好一招壁咚!牛逼!”

    宫吉一口小龙虾喷出来,一眼就认出吴帆的这招,不就是波比其中的神技,英勇冲锋吗?

    难怪吴帆说他第一次在男人的身上使用,这一招壁咚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的确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现在这看司马福南被吴帆压在树干上,抛开身高差距问题,就是这两个男人保持着这么一个姿势,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南叔,你没事吧?快反击啊!”

    足足等了三秒钟,司马王才都不见司马福南反应,与吴帆保持着这一个奇怪的壁咚姿势,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大声喊道。

    “看锤!”

    吴帆他之所以不太愿意使用这一招,除了是动作和姿势不太雅观之外,其实主要还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他使用后要僵直三秒钟,刚好与敌人昏迷的三秒钟完全抵消掉,非常鸡肋的一个技能。因此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吴帆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使用这一招的。

    当一恢复,吴帆立即就抡起大锤,朝司马福南的脑袋上砸。

    轰!

    司马福南的反应也极快,但一恢复神智,看见吴帆的大锤起来,就地一滚!

    那棵树被锤断飞起,也是惊得司马福南一身冷汗。要不是刚听到司马王才在喊他,说不准脑袋就要开花了!

    接下来,又是一番激烈的缠斗,打得难分难解,宫吉和玛丽那边都将小龙虾给解决了,司马福南和吴帆依旧还是胜负未分。

    “哈欠!吃饱,都有一些困了呢!旺财,你还有什么事不?要不如,我们改天晚上再战?你看他们两个,估计能打到天亮!”

    宫吉起身,看吴帆他们两个的战斗,越看越困,看不到结果。

    “什么改天?宫吉你想得美!只要我们还有人站着,你就别想走!我们司马家的战书,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司马王才担心着这边的战况,却是差点忘记了宫吉,这发现宫吉竟然还把宵夜给吃了,顿时火大,哪是轻易会让宫吉他走?

    “不准我走?呵呵,我要想走,你们这些垃圾有谁能拦得住我?麻烦站出来,还有谁要跟我单挑的?要不如,旺财你来?我们身上都有伤,也不能说谁占谁的便宜!”

    宫吉一指司马王才和他身边的那些人,就问有谁能出来一战的!

    呃?司马王才愣了一下,发现身边好像还真是剩下几个没什么战斗力的手下。面度宫吉的挑衅,司马王才还真就想与宫吉他单挑。看他刚要上前走一步,却是屁股传来火辣辣剧痛,无奈将这念头给强行摁了下去!

    “老板!让我来会一会这小子!太嚣张了!说我们是垃圾?卧草尼玛,我先把你这臭嘴给抽烂!”

    司马王才他身旁的那年轻助理是第一个忍不住,一是年轻气盛,容不得受辱,另一个则是想要在老板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也不等司马王才答允,他先一个箭步朝宫吉冲来!

    “敢骂我师父?找死!”

    然而他还没靠近,玛丽却是更快站在宫吉的面前!扬起手掌,隔空一巴掌扇出去,掀起一阵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