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的大时代 第638章 一副画

作者:团子123 | 发布时间:2019-03-22 20:59 |字数:4428

    尸体被带回国了。

    那群专家瞬间松了口气,好像被火烧的时候都没那么紧张,不得不说,都是一群狂热的家伙。

    江宁和几个艺人上了飞机。

    谢岱齐见白衣和贺思言过来了,挑了挑眉。

    “你们先回去吧,我们明日再回。咱们明天再联系。”谢岱齐见妻儿神态还算淡定,便将几个同行送走。

    舒沅也留下了,只是一句话都没说,帮着言言抱长生哄着玩儿。

    这次大使馆那边也来了人,众人干脆坐着他们的车先找个地方住着,明日再回国。

    “哎呀言言,见到你真开心,你居然又生了二胎,这孩子长得可真好看……”贺思言凑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白衣脸都黑了大半。

    谢岱齐一家挤在一起也就罢了,舒沅和贺思言也挤过去,他一个人坐两个位置,显得格外,受排挤。

    白衣有些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带了个猪队友。

    “三胞胎也生的好,怎么才能生三胞胎啊,要什么姿势?在上面还是下面?啊?”贺思言越问眼睛越亮。

    白衣脸一沉,一把将她拉回来。

    “慎言!”

    贺思言小媳妇一般坐着,羡慕的眼巴巴看着后面嬉闹。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你个畜生,当初你可不是这样的!

    白衣越想越气,眼神如刀子一般朝着谢岱齐看去。

    谢岱齐:关我鸟事?

    贺思言老老实实坐在他身边,白衣却是手中端着那小木盒子沉思。

    这是那棺中女人化成灰之后的骨灰。白衣手一使劲,那盒子差点被掰碎。

    哈,他挚爱了六百年的女人,他守护了六百年,居然……

    是个假的?

    贺思言以为他在痛失所爱,试探着道:“听说,爱她就要跟她融为一体,要不,我给你混点面粉包成饺子?”

    “你到底看了些什么东西?在外面学了些什么?!”白衣额角青筋都鼓起来了,还还融为一体?

    贺思言摸了摸鼻子,学的挺多的啊。

    “挺多的了,人与动物的和谐交融,人类的繁衍和生存,多着呢。”贺思言随口报了下U盘中存的名字。

    白衣点了点头,脸色好看了几分。

    “这才像话。有空多看点书,不要学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污了眼睛!比如你那人类的繁衍啊,和谐交融啊就不错。”白衣揉了揉额角,此事这才揭过了。

    身后舒沅脸色诡异,憋笑憋的脸都抽抽了。

    她那助理差点被口水呛死。

    贺思言哦了一声,不是说不要告诉别人自己看没穿衣服的教育视频吗?主人这次怎么这么支持?不懂,男人心海底针。这上了年纪的老妖精心更深。

    “还是小鲜肉好啊,又嫩又单纯。老腊肉还是不行……”贺思言嘀嘀咕咕。

    “你想吃肉?这地方鲜肉不好找,等下到了酒店让人给你准备。腊肉不爱吃就别吃了。塞牙还不健康,又油腻。”白衣见她嘀嘀咕咕,他耳朵好倒是听了个清楚。

    却不知道为何贺思言为何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小声的说了个哦,便低着头了。

    “是挺油腻的。”嘴里还念了一声。

    白衣默默看向窗外,真是风水轮流转。

    想当初这一群女孩子围绕在他跟前,他一天但凡皱下眉头,她们都心疼的直着急。

    如今出来后,怎么都成这般模样了?仔细看都找不出曾经的影子了。

    白衣心里怪不舒服的,这就好比一心只有自己的人,还是自己看不上的人,突然有一天变心了。

    身后舒沅看着他后脑勺,白衣那张脸渐渐跟她梦中那个人重叠。

    只是这次并没有梦中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反倒是有些……

    恶心。

    没错,就是恶心。

    “呕……”舒沅突然干呕了起来,吓得助理连忙给她拍背倒水。

    “怎么回事,是不是刚刚从火中出来又吹了凉风感冒了?”周言词担心道。

    “不知道啊,她刚刚看着那个人,看着看着就吐了。”助理指了下白衣。

    莫名躺枪的白衣…………

    舒沅却是遮住眼睛,这才好受了一些。她有些不信邪,又去看了眼白衣,正好白衣那双眸子看过来。深不见底的一双黑眸,仿佛一不小心就能让人沉入深渊。

    白衣那张脸皮,从来就不输于任何人。许多影视明星都不如他。

    哪知道这次舒沅反应更大了,直接趴在窗外,就差跳车了。

    唯有移开眸子会好受一些。

    白衣这张脸黑的吓死人,一身威压隐隐露出来,谢岱齐脚轻轻一跺,便挡了回去。

    轻轻横了他一眼。

    谢岱齐轻笑一声,单手握拳抵在唇边。他还担心舒沅会走从前的老路,如今看来,只怕舒沅是有心理阴影了。

    那世爱他爱得发狂,为他生为他死,最后活活憋死在棺中。

    爱到极致,竟是如今看都不能看他一眼。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舒沅在圈中风评极好,也致力于慈善公益,此生该是有好结局的。若是白衣要找她清算当年的账,那也别怪他不客气。

    他能感觉到白衣对舒沅有恨意的。

    舒沅这下是真不敢看他了,心中还多了几分厌恶。

    “柯叔叔是狗屎吗?你看着他就吐啦?”大宝无辜的问道。现在柯老师回去继承家业,也就成了柯叔叔。

    空气中诡异的寂静。

    直到到了下榻的酒店,大家才渐渐松了口气。谁都发现这一路那白衣男人的脸色不对劲。

    “让人准备些鲜肉混沌,炒小鲜肉,鲜肉炖汤过来。”白衣对着侍从淡淡道。

    身后贺思言脸微微一抽,眼神略带惊恐的看着他,你,你高兴就好!

    此时天都大亮了,谢岱齐这一家子妇幼全都占齐了。这一晚闹得全都疲惫了。

    若是再搭乘飞机回去,这一趟又是七八个小时,恐怕都快散架了。他不要紧,但孩子和言言需要休息。

    订好了房间,众人倒头就睡。

    倒是谢岱齐,突然看着那酒店里的一幅画,出了神。

    这幅画,像极了曾经他亲手画的那幅。

    也是那幅画,将言言推到了白衣身边,成了他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