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折剑(下)

作者:凌无声 | 发布时间:2019-03-16 14:34 |字数:3836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静的海面上间或掀起风浪,几点红色氤氲上来,黑鱼精的血和纪平的血混在一起。

    须臾,惊涛骇浪倏然而起,海下的战斗更趋激烈,连那汹涌的波涛声也已盖不住剑音的鸣颤,一条触须浮出水面,跟着一条胳膊也浮了上来。

    又跑回来到海边的小蝶和男童眼前也蒙上了一层血色,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

    黑鱼精的怒吼声渐渐的小了,从下方涌上来的血越来越多,当海面再一次归于沉寂的时候,两人都期待着那个白衣持剑的人能浮出海面,告诉她们他已经斩了黑鱼精。

    但海面下映出的却是一个巨大的黑影,黑色的血液扩散在海水中,鱼腥味扑鼻,两人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唔...噗”,

    黑鱼精却是仰躺着浮上来的,它的腹部密密麻麻全部都是飞剑的创伤,它腹心处皮开肉绽的地方却隐约可见一个一动不动的人影。

    “可恶的...小子,唔......”,

    黑鱼精张口吐出一大口黑血,一颗黑色的石头也被黑血裹挟着飞了出来,和那一滩血一起落在海边上。

    那是...三生石,看见那块石头,陆鸿心中一动,一道人影却倏然出现在小蝶身后,急急赶来的陈世行面色阴沉,他一眼就看见了黑鱼精腹心处的纪平。

    他双足陷在黑鱼精的血肉中,身体一动不动,生命气息已然全无。

    “到底还是没能避过这一劫......”,

    陈世行心中一阵痉挛,这十几年的心血全部白费了,血月还将持续数百年......

    黑鱼精的尸体开始下沉,陈世行走上前欲要收敛纪平的尸骨,却赫见一道极强的灵气漩涡从迷阵外贯穿而来,于东海上空形成一个时空通道,一团灰色的气息赫然出现在上方,隐约可见内中不断变化的形体,时间和空间在他体外压缩变形,竟连陆鸿也受到了影响。

    “混沌兽......”,

    双目透入那灰蒙蒙的气息之中,陈世行心中不由得大动。

    传闻上古混沌中孕育而出的生物,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行走于三界六道,可穿越古往今来,位在仙神之上。

    陆鸿也感受到了来自混沌中的目光,一双黑色的眸子若隐若现,他仿佛能看见自己.....

    那灰蒙蒙的气息径自而下,落到水中,黑鱼精的腹心处,混沌中的身影抱起纪平残缺的尸体,转头看了一眼陈世行,道:“混沌兽奉命前来收回帝尊前世尸骨,并拜谢前世师恩”,

    说罢向陈世行躬身一礼。

    陈世行心中一凛,自知自己虽然被庆丰镇众人尊为先生,但实际上只是一介凡人,与混沌兽相比实在是天差地别,实在受不起他的大礼,当即还了一礼,道:“敢问前辈,是受何人之命而来?”,

    混沌兽道:“自是帝尊之命”,

    陈世行和陆鸿都意识到了什么,当即满心愕然。

    混沌兽抱着纪平走到堤岸上,拾起三生石交给早已泪流满面的小蝶道:“帝尊的利刃,千刑岛有史以来最杰出的杀手前世原来是个只会哭的小姑娘吗,放心,再过百年你与帝尊自会相见,帝尊已将三生石赐予你,届时,凭此信物与他相认吧”,

    纪小蝶接过三生石,掌指触碰的那一刹那间,三生石上映照出一柄白森森的刀,人血灌溉,白骨所制,青筋为鞘,冷森森的气息仿佛欲要透三生石而出。

    陈世行这才明白纪小蝶的命格也与常人不同,心中却有更重要的事不吐不快,见混沌兽欲要离开,他忙上前一步问道:“前辈,晚辈还有一事敢情前辈指教”,

    “血月吗?”,

    陈世行沉重的点头道:“虽则涉及天机,或许会招致祸患,但陈某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能闻道,朝夕可死”,

    混沌兽道:“最大的一次血月浩劫将临,各世家已决定联手对敌,殊死一战,帝尊已度过劫关,功体大成,铁围山诸魔和玉秀庵居士都将助帝尊一臂之力,如果这一次还不能攻破血月,日后恐怕再也无望了”,

    陈世行面色一变:“难道......”,

    混沌兽道:“我从此境而来,尚未摆脱血月的限制,希望有朝一日你我都能得偿所愿”,

    陈世行面色一暗,正要再问什么,混沌兽却已经抱着纪平的尸体离开了。

    “大帝......”,

    走到时空通道前,混沌兽忽然回过头,看向与他有一界之隔的陆鸿。

    陆鸿与他对视一眼,确信他是在与自己说话,不由得笑道:“相隔两界,你能看得见我?”,

    混沌兽道:“我可于时空中自由穿行,自也能看见不同时空之物”,

    陆鸿点头道:“不错,这本就是你的本领,我也有许多事想向你请教”,

    “请教不敢,也不必,大帝年纪轻轻已道法有成,惊才绝艳,罕有人及,帝尊年轻时也万万及不上,大帝想知晓的,日后都会知晓,而做不到的,也是命运使然,不管多么惊才绝艳的人,也只能强极一时,终究有衰落的时候的”,

    听他话中大有深意,陆鸿道:“你话中有话”,

    混沌兽道:“大帝已初步掌握时空之法,日后功法大成,集万法于一身,虽则于时空上仍有诸多限制,但剑锋指出,已鲜有不臣,若能在此地多做停留,这里的血月原是可以避过的”,

    陆鸿道:“这里究竟是何处?日后我若果真能翻覆风云,定会留心此地”,

    混沌兽摇头道:“大帝的一生,未曾踏入过此地,这是命,逃不过的,我来此处,有一事告知大帝,大帝乃今世气象加身之人,注定会有一番惊天动地之举,帝尊乃是后世唯一能与前代诸天比肩,甚至能够超越之人,但其身世坎坷,世所不容,因而杀戮甚多,倘若日后时空交错,大帝于时空的一角见到了帝尊,还请大帝不要干涉帝尊之事”,

    “大帝,告辞了”,

    混沌兽抱着纪平的尸体走进时空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