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乱 782.回归,剧变!

作者:赵六郎 | 发布时间:2019-03-22 21:58 |字数:11382

    782.回归,剧变!

    “轰……”一声巨响,整个巨灵星都在震动。

    下一刻已经几乎所有人都来到了巨灵星的禁地外围。

    本来守护在这里的蓝殇和须河正在操控着阵法,控制着里面的人。

    岳白脸,大老黑和聂科,以及迪沙和巨瞳族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陨落在禁地之内,他们居然安然离开了。

    不过,此刻的他们,比之前困在寒冰巨人禁地之中更加的恐惧。

    在此之前,他们在禁地之内枯等了七八天,不过他那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危险,就只是困住了他们。

    这也得益于他们都听取了岳白脸的话,没有任何一人动用出体力之外的任何力量。

    而现在,他们中的每一个都能够感受得到,他们此刻正身在一个困杀阵之内。

    “蚩韦斯,你想死吗?”其他人都没有说话的只是迪沙冰冷的看着蚩韦斯呵斥。

    岳白脸鄙视的看了一眼迪沙,并没有说话的而是将目光投向赵乂。

    因为,他对赵乂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出是什么,并不仅仅是因为赵乂和他一样是一个人族。

    而且,他发现,无论是扎德,塔克,还是蚩韦斯,都将赵乂守在中央。

    不仅如此,连那些其他的寒冰巨人一族的人,还有那些妖族和翼族的人,都挡在赵乂的前面。

    稍微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此时此刻,在这里没之外,最有话语权的已经不再是蚩韦斯,而是这名年轻的人族少年。

    这也是岳白脸鄙视迪沙的原因。

    “你是谁?”岳白脸注视着赵乂问道。

    赵乂自从来到这里,一直微笑着看着困杀阵里面的岳白脸等人,让他看不透。

    “金双歧还好吧?”赵乂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岳白脸,聂科和大老黑三人听到这句话,双目一凝。

    “嗯?”迪沙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赵乂。

    而赵乂这句话,也让他心中狂震。

    因为,赵乂没有呵斥,没有讽刺,更没有问他们的任何事,而是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金双歧的情况。

    “主上非常好,敢问阁下是哪位,在下观阁下不过是一名少年,如何会认识我家主上!?”这次是聂科在说话。

    赵乂越过重重保护,来到阵法的边缘,站立在蓝殇和须河之间。

    “我,不过是籍籍无名一少年,不必挂怀,你们现在只需要考虑一下,如何去死!”赵乂一直带着温和的微笑。

    “黄口小儿,你……”迪沙想要破口大骂。

    赵乂岂能让他放肆。

    “须河,让他闭嘴!”赵乂说道。

    只见须河也不多言,一个法诀发出,阵法之内,大地之上突然冒出无数锐利的木质软刺,刺向迪沙。

    另一边,蓝殇也打出法诀,无数冰柱刺凭空在阵法之中出现,直接打向迪沙。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迪沙只能疲于应付。

    一言不合就要下杀手,这让岳白脸几人对赵乂更加的忌惮了。

    “噗噗噗……”

    “叮叮叮……”

    “啊啊啊……”

    作为二等天帝的迪沙没有被伤到,但是,他身边的那些一等天帝却无法逃过这个攻击。

    “小辈……你好狠呢!”迪沙终于挡住了所有的攻击,看着身边的同族的尸体狠狠的说道。

    “呵呵!狠?迪沙是吗?你昆仑星域灭我之心不是,竟然派了几十万强者入侵的企图征服整个位面,你们狠不狠?”

    “无尽的岁月以来,你们屡次屠杀和奴役我宇宙中各个星域,屠杀了无数生命,你们狠不狠?”

    “我不仅要屠了你们,总有一天,我还要杀向昆仑星域,将你们这些域外余孽统统灭了!”

    “我还要杀上圣域,让你们的那些自命不凡的所为的圣域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赵乂突然说出了这些话。

    应该是因为愤怒吧!

    赵乂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情绪,自己的记忆越来越收到太玄圣尊记忆的形象。

    迪沙愣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少年会如此仇恨他们,甚至他提到了“圣域”两个字。

    在如今的这片宇宙中,几乎没有人知道圣域。

    岳白脸三人也同样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这片星域是“被遗落的位面”,知道“圣域”的人更是死的死逃的逃,为什么这个少年会知道那么多?

    此刻的迪沙神力下面严重,一双巨大的眼睛充满了血丝,眼神中充满着恐惧与冰冷。

    他甚至已经预知了自己结局。

    同样的,他也知道,自己带来的几十万神族强者可能全军覆没。

    “将他单独隔离!”赵乂说道。

    之后,赵乂又看向岳白脸三人,对于迪沙,他暂时不想搭理。

    “你们是来找他们的吧?”赵乂说着,单手一挥。

    姜菱带着凤凰一族出现在赵乂的身边。

    当看到姜菱和彩翼的时候,岳白脸一直淡定的表情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突然拿起手中的凤凰内丹,那没到之上不断的闪动着火红的光芒。

    “岳兄……”

    “岳白脸……”

    聂科和大老黑两人看着岳白脸想说什么,却被岳白脸阻拦。

    抬起头,看向赵乂,双目精光一闪,苦笑道:“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

    “嗯?”

    “嗯?”

    聂科和大老黑同时疑惑的看着赵乂。

    “他是谁?”两人同声问道。

    此刻的岳白脸好像一切都放下了,双手一垂,看着赵乂说道:“能够让宇宙间最强大的两大神兽之一的凤凰一族追随,这个人,还能有谁?”

    “……”两人瞬间惊恐的看着赵乂,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此刻,现在人群里的翼皇古阳也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也想到了。

    “为什么之前没有想到呢?!”翼皇沮丧道。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不能去打搅赵乂,只能默默的现在原地。

    “孺子可教!”赵乂以一个长辈的口气“夸奖”三人。

    古怪的是,困杀阵中的三人并没有因为赵乂的这四个字而愤怒。

    既然他们猜到了赵乂的身份,那么,赵乂完全有资格对他们说出这句话。

    里边他还仅仅只是一名少年。

    “有什么想法?”赵乂玩味的问道。

    对于这么三个人,三色二等天帝强者,赵乂还不想说杀就杀,毕竟,现在他的手上力量也需要补充。

    而且这三人和迪沙不同,他们属于这个宇宙。

    “你希望我们如何?”岳白脸问道。

    “臣服,或者死!”赵乂也不废话。

    对于二等天帝级别的人物,威胁和纠缠都是枉然,还不如直言相告。

    “我们还有的选择吗?”岳白脸问道。

    “没有!”

    显然没有。

    他们很清楚,他们此刻置身其中的困杀阵,完全有能力将他们诛灭,甚至是形神俱灭。

    他们也想装英雄,不畏生死,但是,就这样死去,也太没有意义了。

    他们从无尽的另外一个位面前来,甚至都没有真正出过手,如何甘心。

    但是,他们此刻面对的是传说中的那个人,他们有的选吗?

    再说了,无论如何,赵乂,他也是这个宇宙曾经的主人,至于金双歧,当年的事情他们都很清楚。

    “岳白脸,我们……”大老黑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必说了,我们臣服于他并不丢人,反而是荣幸,我想,就算换做其他人,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会同我们一样的选择!”岳白脸说道。

    “放出你们的灵魂,接受我的灵魂印记!”赵乂淡然的说道。

    三人对视一眼,坦然的放出自己的灵魂……

    ……

    一场大战落幕,一般三折,最终,出现奇迹,寒冰巨人一族居然在赵乂帮助下胜利了。

    不仅如此,昆仑星域的二等天帝被俘,岳白脸三人投诚,最大的赢家无疑是赵乂。

    至于其中的过程,所有人都闭口不谈。

    那些受到惊动前来看热闹的其他星域的强者一个个都懵逼了。

    不过,一切已经恢复到以往的状态。

    这场战争并没有给巨灵星带来什么改变。

    只不过,巨灵星的寒冰巨人一族的族长换成了塔克,失踪了五万多年归来的扎德竟然仍然追随赵乂而去。

    在离开之前,赵乂也特地进入了寒冰巨人一族的禁地,当然他还是一无所获。

    他所见到的景象和岳白脸等人见到的一样,都是一片金色的世界,再无其它。

    对于这点,扎德也给出了解释,那就是,这里赵乂还暂时无法真正踏入,只有等待赵乂的境界达到了天尊的时候,才能真正进入下一层。

    这点倒是和圣墓秘境三层的规则差不多。

    翼皇古阳所带领的翼族和妖族在短时间内培养了大批的星空巨舰的操控者,赵乂的承诺依然有效,那些战舰大部分被翼皇带走。

    不过在临走之前翼皇也正式臣服,这也是赵乂最想见到的结果。

    岳白脸是真心臣服,因为,岳白脸对当年的事情了解的非常清楚,即便他之前为金双歧服务,也是无奈之举。

    据他所言,在金双歧的身边,有很多人还是非常期盼“太玄圣尊”的归来。

    因为金双歧所带领的联军在抵抗域外入侵者当年根本是节节败退。

    这点赵乂并不意外,毕竟,当初太玄圣尊为了抵抗域外圣族都魂飞魄散了,更何况是金双歧。

    最后赵乂让岳白脸带着扎德去了位面传送门,赵乂是想让他控制那里,为自己争取时间。

    大老黑和聂科也被赵乂带在了身边,与须河扎德一起,赶回玄元星域。

    通过这一次的长途旅行,赵乂心中都感悟非常多,他需要时间提升境界,毕竟,要像真正的崛起,自身的实力还是第一位的。

    这次出来,赵乂真正还觉到,外面的世界强者太多,玄元星域的那些强者,包括舅舅姬若阳在内的都是井底之蛙。

    他一定要将这些见闻全都带回去,督促大家抓紧时间修炼,为了下一个目标奋进。

    赵乂急着回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唐萱是否已经分娩。

    到现在为止,他那个儿子在唐萱肚子里已经呆了两年了,实在太怪异了。

    本来,如果没有扎德和大老黑,聂科,只有赵乂和须河的话,他们就可以马上进入小世界。

    但是他扎德,聂科大老黑三人的境界太高,无法通过小世界传送。

    最终,赵乂还是决定还是通过极寒之海那个通道回到小世界。

    ……

    小世界,大秦帝国赵家。

    唐萱挺着个肚子在花园里走来走去,因为赵乂临走之前给她说,怀孕了多走走对胎儿好。

    梁媛媛,千江月都现在凉亭之中,看着带着幸福微笑的唐萱。

    千江月还是一副冷漠的表情,不过,相比最开始的时候就她已经改变很多了。

    梁媛媛迷离眼神看着唐萱,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赵哥哥什么时候回来,月姐姐,你知道吗?”梁媛媛落寞的问道。

    千江月看向梁媛媛说道:“姜家那个小子已经来了很多次了,你就不准备见一见!”

    千江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提到了姜向宇。

    姜向宇,是大齐帝国姜家子弟,当年因为喜欢梁媛媛加入了铁血军团。

    后来因为梁媛媛失踪,姜向宇还跟着赵乂东奔西走的寻找梁媛媛的下落。

    后来赵乂离开了圣墓,去了玄元星域。

    而姜向宇却仿佛在人间消失了一般,知道赵乂将整个小世界的问题都解决了他也没有回来。

    前阵子这小子回来了,不仅完好无损,境界还达到了地皇境界。

    但是有一点他却一点都没有变,那就是对梁媛媛的痴迷。

    自从回来之后,每天都来赵家想要见梁媛媛,不过,梁媛媛不知为什么,仿佛很怕见到他一般。

    尤其是听到了姜向宇为了找寻自己吃了那么多的苦,她更是不敢想见了!

    “诶呀,月姐姐,你怎么又提他!”梁媛媛红着脸埋怨道。

    这时候的唐萱也运动结束,回到了凉亭,笑着说道:“媛媛妹妹,你是不喜欢他呢,还是心里另有其人,是不是惦记着你的赵哥哥呀!?”

    梁媛媛一听,顿时面色大变:“萱儿姐姐,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赵哥哥,那可是我的哥哥呀!”

    “嗯?”

    说笑间,唐萱和千江月齐齐变色。

    就只见西南方的天空,乌云密布,整个小世界好像一下子沉闷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梁媛媛也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

    “我去看看,媛媛,扶着唐萱进入密室!”千江月说完,人已经不见了。

    与此同时,南方的离火宗,东方的青岚宗,西方的金刚门,北方的阴灵宗,中州的玄元宗都有强者出现。

    赵经南和疆昕同时出现在咸阳城的上空。

    所有人都齐齐看向一个方向——十万大山,历练结界的所在地。

    “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疆昕说道。

    “我们过去吧!”赵经南说道。

    “是应该过去!”疆昕回答。

    “杜潇墨,开启阵法,守卫咸阳城!”赵经南说完,热疆昕同时消失。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小世界各处。

    ……

    历练结界上空,疆昕,赵经南,霍千山,玄渡,殷破败,唐洪,莲笙,小世界里所有的至强者全都出现在这里。

    刀凤芝因为已经赶往了玄元星域,无法来到。

    “赵经南前辈,这是怎么了?”霍千山开口问道。

    在之前的事件中,霍千山很少出现,因为,他毕竟和赵乂有过一些过节,虽然他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站在了赵乂一边,但是心里总会有些隔阂。

    而这次,明显是一个关系到整个小世界生死存亡的事情,他还是出现了。

    “可能,小世界最终都一劫还是无法避免,那个罗婴要出来了!”赵经南说道。

    “罗婴!”

    这里的人都听过这个名字,这是一个三个破恐惧的名字。

    据说五万年前罗婴就已经达到了帝级的边缘,五万年过去,不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如何?

    不过,就单看鄙视他所掀起的影响来看,他足矣在小世界造成一场大灾难。

    “嗖……”一个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大家看到他都是一愣,这个身影也是一愣,随后将目光看向疆昕。

    “拜见父亲!”扈兴向着疆昕跪下说道。

    “嗯,不用在意那些礼数,说说里面的情况。”疆昕回应。

    疆昕早就知道了扈兴的存在,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亲情的时候。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扈兴的事情,虽然也只有这震惊,但是很快反应过来。

    “星空巨兽苏醒,因为他承诺的期限已到,他要离开!”

    “可是,在这个当口,罗婴居然选择将自己的灵魂融入星空巨兽的身体!”

    “星空巨兽本来就相当于一等天帝,如今,融合了罗婴的灵魂之后,实力直逼二等天帝!”

    “现在的他,如果收到罗婴的形象想要毁灭小世界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会随着小世界毁灭!”

    扈兴介绍了一边事情都经过。

    很严重,这是一场灭世的灾难!

    “诶!着风无极难道没有预料到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这……会不会本身就是风无极自己安排的?”

    大家都看向扈兴,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毕竟,风无极在转世重生之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扈兴。

    “可能是他安排的?可是破局之人是乂儿,乂儿如今还没回来,这……”

    果然,可是,当初风无极为什么要这般安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