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1章 超凡!一冰一火

作者:野白菜 | 发布时间:2019-03-16 14:36 |字数:4489

    吴为已经设计好了梦境,他要弄一个超级震撼的英雄救美场景。他要跟地狱恶犬来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战况要无比的惨烈,让柳溪溪和白冰为他感动,最后感动到主动献身。

    “嘎嘎……”

    吴为想想左拥右抱的场景,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吴为虽然被地狱恶犬吞入了口中,但硬硬的将恶犬的血盆巨口撑开,吴为已经准备好了台词,接下来就是他对柳溪溪和白冰煽情的时候了。

    “溪溪……冰儿……我……”吴为就要开始他的表演

    “吴为!”

    柳溪溪突然打断吴为的表演,“吴为,你坚持住,我去救你。”

    “呃……什么……”

    柳溪溪还没动,旁边的白冰已经向地狱恶犬冲了过去。

    白冰双腿喷射出一道白色寒气,让她冲天而起。她的双掌凝成两把冰刀,直接向地狱恶犬砍了过去。

    柳溪溪也不势弱,整个Y燃烧起来,被火焰包裹住,然后脚下喷火,飞上了天空。

    一冰一火,在地狱恶犬周身不停的盘旋,游斗,寻找机会救下吴为。

    吴为有点蒙,“溪溪和冰冰在搞什么?这里是我的梦境啊!她们两个不应该拥有这样的力量啊!难道……她们两个本身就拥有这样的力量?”

    吴为知道柳溪溪的身体中有不凡的力量,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强。至于白冰,就更不可思议了。

    咔嚓!

    在吴为愣神的时个,白冰手中凝结出一把超刀的冰刀,一刀下去,竟然斩掉了地狱恶犬的一只狗头。

    别一边,地狱恶犬的另一只狗头被柳溪溪的火焰烧成了灰烬。

    冰气和火焰死死的压制着地狱恶犬,吴为身在地狱恶犬的口中,他都感受到了bīng huǒ两重天的滋味。

    吴为是梦境中的主人,他本可以让地狱恶犬被砍掉烧掉的狗头重生。但是,他被柳溪溪和白冰震撼到了。

    咔嚓!

    地狱恶犬的第三个头也被白冰斩下。

    “吴为,你没事吧?”柳溪溪把吴为从地狱恶犬的狗嘴中救了出来。

    “没事!”吴为摇了摇头。

    本来,吴为是要演一场英雄救美的。但是,现在反道让两个美女把他救了。

    “溪溪,你怎么能够操纵火焰,怎么拥有这么惊人的力量。”吴为修炼《噬炎决》,也能控火,但他对火的控制远远达不到柳溪溪的这程。而且柳溪溪使用的火焰还是特别高级的异火。

    柳溪溪对吴为晃了晃她手腕上石镯,道:“这都是因为你送给我的这个石镯啊。这个石镯是一个绝世宝贝,我是从它得到的力量,得到了惊世传承,才拥有这力量的。”

    “啊!”

    柳溪溪手腕上的石镯正是吴为在潘家园淘宝时打眼淘到的。当时吴为因为特别关注了一下,就买了下来。当时还以为打眼了,没想到会是一件绝世珍宝。

    吴为当买的时间,被很多人当成了傻b,其实吴为看到石镯时,也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把它买下来送给柳溪溪。只是吴为没想到这石镯会这么不凡。

    吴为又将目光看向白冰,“冰儿,你呢?我可没送过你石镯啊!你的力量不弱于溪溪。而且我感觉不到你身上的内力,你的力量哪来的?”

    “天生!”

    白冰傲娇的道:“前段觉醒的,你那么忙,人家都没来得急告诉你。”

    “呃……”

    吴为翻了翻白眼,聂轻柔突然拥有了强大念力。吴为都自叹不如。

    白冰觉醒了“冰力”,也比吴为强大。

    柳溪溪的火焰逆天,吴为试了一下,以他《噬炎决》现在的功力,都不敢吞噬柳溪溪的异火。

    “他妈的!”吴为感慨,“还以为我自己很强大,竟然突然变得最弱小了。”

    “不对!”吴为想到了鱼若曦,“若曦很平凡,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吴为脸色阴晴不定。

    “吴为,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白冰道。

    “没,没什么。”

    白天吴还想过对两人用强的,“幸亏理智啊!不然还不得被她们两个揍死。不行,我要强大起来,怎么能被女人压在上头。”

    这一夜,吴为和柳溪溪、白冰三人居在庄园中,但什么事也没发生。就连在梦境中,吴为的计划也失败了。

    清晨,柳溪溪依旧起的很早,她有晨跑的习惯。吴为的庄园比学校的操场大很多,足够柳溪溪晨跑了。

    吴为也早早的起来,他看着柳溪溪矫健的身影,完美的曲线,有些心猿意马。

    白冰还在睡觉,现在只有吴为和柳溪溪两个人。

    吴为追上柳溪溪,“溪溪,昨晚睡的怎么样?”

    “床很大,很舒服。就是冰儿睡觉不老实,喜欢踢被。”柳溪溪道。

    “你叫我啊!她不老实,我打她屁屁。”吴为道。

    柳溪溪白了吴为一眼,脚下加快速度。

    吴为看了一眼柳溪溪手腕上的石镯,快步跟上。

    “溪溪,昨晚做梦,有没有梦到我啊!”吴为继续寻找话题。

    “没有!”柳溪溪道。

    啪!

    吴为在柳溪溪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啊!你干什么?”柳溪溪羞怒。

    吴为道:“你说谎了,这是对你的说谎的惩罚。”

    “我没有!”柳溪溪倔强的道。

    “啪!”吴为又打了一下,“你又说谎了。”

    “讨厌!”柳溪溪敏感处接连被侵袭,停下了脚步,要跟吴为理论。

    “溪溪,你真好看。”吴为向柳溪溪靠近了一大步。

    被吴为接连侵犯,又被夸好看,柳溪溪羞涩起来。

    吴为要的就是柳溪溪这个反应,他把握好时机,直接向柳溪溪吻了过去。

    柳溪溪一阵慌乱,欲拒还迎……

    “住口!”

    突然,一声呵斥打断了吴为。

    吴为和柳溪溪都是一惊,以为被白冰捉奸了呢。

    吴为定眼一看,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他和柳溪溪身前。对方三十几岁,风韵超凡,白色素衣长衫,打扮的有点像道姑,但又不似道姑那么死板。

    “假道姑,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我家,还破坏我跟我女朋友亲热?”吴为打量着对方道。

    “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假道姑轻轻一挥手,就将吴为用掌风扇飞出去,然后伸手抓向柳溪溪,“跟我走……”11